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戏痴尚长荣谈名利:小鲜肉搞的是娱乐 我们搞的

来源:网络整理2017-08-09 15:40

家中子孙满堂 却无人继承京剧

尚长荣:在家里的三个兄弟中排行老三,大哥是武生,二哥继承了父亲的旦角,但如今父亲跟大哥二哥都已去世,尚长荣成了尚家唯一一位在世的戏曲传人,尚长荣的大儿子曾毕业于北京戏校,后改行从商。其他的孩子也都没有从事京剧事业。

陈鲁豫:我看了您这是全家福,是吧?

高立骊:全家福。

尚长荣:这是前几年。

高立骊:中间是我老大,右边这夫妇俩是老二。左边那高个儿的是老三。

陈鲁豫:您有时候有没有觉得有一点点遗憾?就是您家里,您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都按自己的兴趣意愿去成长,没有谁要唱京剧,这有没有一点点遗憾?

尚长荣:这点确实没有,唱京剧,我跟你说你得根据条件。

陈鲁豫:当然、当然是。

尚长荣:就跟我那老大似的,原来北京戏校毕业,唱得还不错。后来他又到日本去上学又什么,你去就去吧,我很尊重孩子们的选择意见。

陈鲁豫:您觉得他唱得还不错。但是到距离您父亲、距离您,这种水准是不是还差一点还是?

尚长荣:他的素质或者有没有前途稍微能看一点。但是终究不是算命卜卦的先生。

陈鲁豫:是不是舞台也跟我们俗话说的一样,我们老说富不过三代。你说这一家族里面三代出三代巨星也不大可能,是吧?

尚长荣:好像目前没有这种先例。

陈鲁豫:顶多两代。这真是这完全就是靠天吃饭的一件事儿。

尚长荣:天时地利人和,人和是最主要的,当时我从西安到上海潜入上海滩,谋求同上海的合作,恐怕也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。

尚长荣:小鲜肉搞的是娱乐 我们搞的是艺术

陈鲁豫:对名利这事儿您怎么看的?是早就看淡了呢?还是想通了?还是从来也不太在乎。

尚长荣:以前有句老话,有麝自来香,何必风前站。不要自我炒作,新闻的媒体都问我,他说尚老师,现在您的声望、您的成就这么大,您不觉得现在您的经济收入和那些现在当红的这些多么不平衡,您心态有哪些个不平衡或者是有些什么?我说你知道当年钱学森、华罗庚他们月工资多少?我说我们现在干自己愿意干的事,唱自己愿意唱的戏,当个房奴也有房子住了,我说这个名和利是无尽无休的,现在有的小鲜肉也好走红的这些也好,搞的是娱乐。我们搞的是民族、文化、艺术。是文化、是艺术。

陈鲁豫:内心底气不一样。

尚长荣:我所演过的角色,我都很喜欢。

陈鲁豫:北京、西安、上海跟哪个城市您觉得缘分是最深的?

尚长荣:都挺深、很难,现在讲PK。

陈鲁豫:不同哈。北京就是出生的一个地方,因为西安才有自己的小家。

尚长荣:对啊。

陈鲁豫:我觉得您父亲去西安之前就想好了。那儿有一个同乡,同乡有个女儿,给他们撮合成了。我觉得多半是这样。

尚长荣:也许这出戏就这么排出来的吧。

陈鲁豫:我觉得有点。

尚长荣:也许是上苍的决定吧。

陈鲁豫:然后上海是事业第二春的地方。

尚长荣:曾经有一个好朋友代我写了一个什么感言似的,他说北京是根,西安是枝干,到了上海结着成果了。

陈鲁豫:用一句话或者几句话或者几个词来形容一下上海。

尚长荣:上海是需要我,我更需要上海。如果不是上海,我不敢想象,我77岁还能唱戏,还能够再拍第四部电影。我没有这个奢望,不要急,只要去做,不会吃亏的。而且我父亲有一方图章,叫学吃亏,我还有一方是梨园头家龙套。所以戏的龙套我都能跑,我通,我是龙套的头,谁敢说你能说我唱诸葛亮,我唱《挑滑车》,但是你跑不了头家龙套。

第一个旗、第二个旗,当好头家龙套不容易,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不是还有一句话吗?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。

陈鲁豫:大演员才能这么说,因为底气够,您就是第四个龙套一出场,还是碰头彩,所以您的底气才够。

尚长荣:做明白人,谁敢说现在我能做到一个真正的明白人?谁都不敢这么说。

陈鲁豫:只有大家才能放下身段,做个明白人。还一门心思往上争的人是不可能放下身段,不可能明白的。

尚长荣:要争跟谁争?

陈鲁豫:跟自己呗。

尚长荣:跟自己争。我这点还不够还得努力,有这样的品格客观上再有天赋,再有艺术灵感会成功的。

陈鲁豫:不一定。

尚长荣:会成功的。

陈鲁豫:尤其这个时代的成功跟您当年成功不一样,您那个年代只要有才华才有可能成功,这个年代真不一定。有时候你有一些很奇怪的东西,因为这是一个审丑的年代,不是一个审美的年代。让人很无奈,但是这个是事实。只不过这成功可能就昙花一现,它长远不了,但是就那刹那的成功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心理,会让很多人动摇。

尚长荣:那就说这个时代在人生追求上也不无艰难也不无残酷。

陈鲁豫:是。

尚长荣:面对如此只有迎接挑战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